Lateinamerika

Democratic organizations stood up against the 4th report of the governor of the entity, Alejandro Murat Hinojosa (PRI), which was made in the face of the absolute complacency, silence and complicity of the wrongly named "parliamentary opposition" (MORENA), as well as the reformist, opportunist and revisionist formations that kept their silence in the streets.

For about two weeks now, numerous protests by women have been raging in Mexico. The trigger was the murder of a young woman who disappeared in Cancun at the beginning of November and whose dead body was found on the 9th of November.

Six days ago, Francisco Rafael Sagasti was sworn in as the new president of Peru, after previous president Manuel Merino resigned with only five days in office. He is the third president to govern Peru this month (ex-president Vizcarra was impeached November 9). All three of these (former) presidents have in common, that none of them was elec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arliamentary system in Peru, where the president is voted for directly, but were merely appointed.

We share a video from Ecuador in solidarity with the League of the poor Peasants of Brazil.

The friends of SOLROJISTA published the following article on actions regarding the 6th anniversary of the forced disappearance of 43 students, which is here translated perliminary and inofficial:

On the sixth anniversary of the forced disappearance of the 43 normal students of Ayotzinapa, various popular organisations have taken to the streets demanding truth and justice throughout the country.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向贡萨罗主席学习

贡萨罗主席的演讲是全能的战斗武器,在世界面前散发光芒。在这个历史性事件的新一周年,在这个我们所生活的有着这些风暴的时代,我们,来自世界各地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政党和组织怀着革命乐观主义,向我们的阶级,国际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致敬。

在有着如此多混乱时代,我们在由贡萨罗主席做的普遍有效(universally valid)的贡献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中,重申贡萨罗主席讲话和我们自己的全面正确(full validity),从而为保卫贡萨罗主席的生命与健康做出贡献。我们认为这是必要的,也是我们会面的责任。保卫贡萨罗主席的运动与毛主义运动密不可分,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是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

我们想强调,必须强调贡萨罗主席在他的演讲中清晰表达的伟大的远见卓识,在演讲中,他如此公正、正确地描述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的巨浪的发展。他预见到,在即将到来的数十年里,毛主义将要成为这次新的巨浪的指导;它将通过越来越多的共产主义者在越来越多的国家产生他们的共产党,越来越多地得到体现;当它在世界人民中得到体现时,它将成为物质暴力。

最后,现在听听这个。我们正在全世界见证毛主义势不可挡地前进,来领导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新浪潮。听好了,听懂了!那些有耳朵的,别让它们闲着。那些有理解能力的——我们每个人都有——别让它闲着!我们受够了这些废话!我们受够了这些隐语!理解这一切!今天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我们要什么?我们要毛主义得到体现。毛主义正在得到体现,它,通过产生共产党,将要领导即将到来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浪潮。

他们告诉我们的一切,那句空洞而愚蠢的著名废话“和平新时代”,现在在哪里?在南斯拉夫?还是在其他什么地方?这不过是谎言,一切都变得政治化了。今天,发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反动势力正在准备一场新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应该知道这一点。我们还要明白,我们作为一个被压迫民族的孩子,不过是帝国主义战利品的一部分。我们不能接受这种命运!我们受够了帝国主义的剥削!我们必须结束这一切!我们来自第三世界,第三世界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基地。但是要具备一个条件,那就是共产党的指导和领导!这就是我们必须做的!”

——贡萨罗主席的演讲,1992924

是这样的吗?就是这样的!无论可能存在的限制如何,无论我们各自国家的革命形势发展是如何地不平等,我们看到,毛主义在拉丁美洲已经从星星之火变为燎原大火。我们看到,在唯一霸权帝国主义超级大国美国的心脏,一个年轻的卫士正在肩负着斗争的伟大责任,推进与群众的坚实团结。我们看到,旧欧洲的党和组织正在以在重建共产党中实现跃进发展,正在群众中扎下必要的深深根基。我们看到,不是最后的和最小的,而是最为重要的是秘鲁、印度、土耳其和菲律宾的人民战争——国际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光辉火炬。毛主义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的巨浪的指导,而且越来越如此。我们看到,剥削和压迫产生抵抗的规律,看到越来越多地将帝国主义与反动派从地球上扫除出去的必要性。

只要我们不闭上我们的眼睛,我们就能看到这一切。只要我们不捂住耳朵,我们就能听到来自世界数十亿人民的齐声呐喊:“造反有理!”,他们不想再像以前那样生活。

在西亚(大中东)和非洲,我们听到正在发生的民族解放斗争的战斗呐喊。我们在拉丁美洲人民的爆发中看到了它。我们在反对中国社会帝国主义和俄罗斯帝国主义中听到了它。我们在美帝国主义心脏发生的斗争和示威中听到了它。我们在不断扩大的欧洲各国青年的斗争中一次次地听到了它。我们在欧洲各国的工人运动、罢工和群众的大规模抗议中一次次地听到了它。

在印度,群众的苦难和压迫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印度共产党(毛主义)已经通过战无不胜的人民战争的方式,坚决地发展新民主主义革命,扫除旧的反动国家、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半封建主义。在拉丁美洲,危机产生了新的群众抗议浪潮,这使真正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革命者在建立/重建军事化共产党中取得了进步,为新的强大跃进做准备。

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革命时期!一个由秘鲁人民战争开启的世界无产阶级战略进攻中的新时期。我们认为,国际阶级斗争进入这样一个新形势对世界革命是有利的,之所以产生新形势的这种特征,是因为它只是创造了与推进共产党的重建任务相对应的客观形势的发展,这一任务必定在新的人民战争的发动和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的巨浪的胜利发展中完成。

面前的任务是团结两大力量:在全世界发生的国际无产阶级运动和在被压迫国家中发生的民族解放运动,发动一场强大的风暴,这场风暴将在世界人民战争中结束,并埋葬帝国主义。这样做时,要始终避免与一个或另一个帝国主义力量融合的危险。因此,有必要坚定不移毫不妥协地与帝国主义世界反动和修正主义作斗争。

不可否认,这个体系正在走向崩溃。帝国主义的腐烂每天都在发生。全世界的帝国主义正处在它的总危机中。在被压迫国家,它的腐朽更为严重。在那里,半殖民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半封建主义正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越来越无法为帝国主义世界体系提供必要的支持。

帝国主义正寻找摆脱他们的状况的途径。在绝望的痛苦(总的来说,是更多的冲突和勾结)中,他们正在挣扎。他们正利用新冠大流行,通过经济措施和世界范围的紧急状态(不分先后)来应对正在到来的巨大经济危机和群众爆发,创造了真实的战争状态。尽管不同国家的反动派通过“公司援助”和“医疗保健协议”在行政中产生了更强大的绝对权力集权,但由于该系统本身的影响、过去几十年的私有化政策及其自己的“卫生议定书”,大流行特别严重地打击了数百万个最底层和最广大群众的健康和生命。因此,帝国主义的种族灭绝特点变得越来越清晰:它的不可想象的恶意和做任何事的意愿。然而,与此同时,帝国主义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比2008年的大萧条更为严重。甚至反动国家越来越反动化和军事化。更多的暴力,更多的恐怖,更多的对人民在激烈的斗争中已经取得的自由、权利、利益和战利品的剥夺。更多的反动国家权力的集中化,用此来反对革命。这是帝国主义腐烂过程中发展的政治和经济关系。世界革命的风暴中心是被压迫民族,我们必须牢记这一点,他们正更自觉地担负他们的责任。群众的力量将决定革命,这一力量蕴含在被压迫民族,与作为主要倾向的革命和主要矛盾相对应。

唯一霸权超级大国的美帝国主义尤其被总危机和当前的生产过剩危机所严重打击。就像所有地方的矛盾一样,这里的矛盾日益激化,群众-帝国主义的矛盾表现为群众-政府的矛盾。因此,即将到来的选举对美帝国主义至关重要。他们需要一个新政府,一个有着比之前更高的投票率的(明显的)“合法性”政府。在这一背景下,强调唐纳德·特朗普是令人恶心的反动派是重要的,但他并不是白痴。我们不要忘记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的连续性,例如财政部长姆努钦。这是政治证据,表明特朗普不是疯子,而是美国金融资本一派的代表。他现在在玩火,他这样做是为了赢得选举。这是他动员人民参加选举的方式。他的对手拜登没什么不同,得到了像鲍勃·阿瓦基安和其他的所有形式的修正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的直接支持,但他试图将其他童话贩卖给群众。对于美国的无产阶级和人民,特别是黑人、妇女和移民来说,这只是再次选择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践踏他们的人。

在白俄罗斯,我们看到群众正在造法西斯政府的反——没有正确领导的群众的正义造反被利用来强加反动目标——反对经济、政治和军事依赖,主要是反对俄罗斯的统治。白俄罗斯是俄罗斯帝国主义的半殖民地,对它必不可少。所以,显然,俄罗斯帝国主义在东欧是孤立的:继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后,现在是白俄罗斯,它在它的区域背景下的霸权作用的合法性遭到了破坏。前苏联通过修正主义破产而解体的过程还远远没有结束。除此之外,他们自己的内政困难:他们在西伯利亚和其他地区的抗议运动,即将举行的地区选举以及干预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局势的无穷代价。美帝国主义领导的北约联盟正在追求包围俄罗斯的长期战略。俄罗斯帝国主义对其内线冲突地区的任何操纵都是对这一战略的反制措施。这很重要。俄罗斯帝国主义不会放弃白俄罗斯,除非遭到威胁到它的存在的战略失败。相应的,除了战争,这个问题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案。在当前运动中,美国,还有联邦德国以及北约的其他成员没有兴趣与俄罗斯帝国主义进行战争。我们认为:任何关于保卫“民主和人权”的哗众取宠除了带来美、德、法帝国主义战术位置的相应发展,什么也带不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部队换防到波兰也是长期计划中的演习,而不是立即引发战争的战术演习。在大中东,在美帝国主义在叙利亚失败后,他们通过当地走狗的支持保持着在军事战略上对有关的产油区的控制,避免和俄罗斯帝国主义部队的直接冲突。他们遵循“让本地人打败本地人”的政策,回到了旧的帝国主义政策。同时,他们又在伊朗包围圈中前进,企图发动针对伊朗的战争——当地走狗(“逊尼派”)反对伊朗的“什叶派”和它在叙利亚等地区的盟友等。

在欧盟内部,联邦德国继续发展为一个帝国主义领导大国。它在经济上占主导地位,因此在西欧阶级斗争的发展中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对于处理当前的生产过剩危机尤其如此,德国帝国主义以牺牲其竞争对手和被并入欧盟的被压迫民族为代价,正准备进一步发展其领导作用。

在中国海,美帝国主义正实施压制中国社会帝国主义成为区域霸权大国的要求。他们故意尝试破坏中国的核报复能力。与他们在这一地区的盟友一道,他们已经在中国周边的军事基地驻扎了大量的核海军、潜艇和空军。在2019年《反导条约》失败后,美国一直在寻求在亚太地区部署常规陆基短程和中程导弹,以对抗中国所谓的反介入、拒止能力。如果进行这样的部署,将使中国对其核力量生存产生担忧,因为在中国附近部署的此类美国导弹将增强美国对包括移动武器在内的中国核力量进行常规打击的能力。这是特朗普呼吁俄罗斯帝国主义、中国社会帝国主义和其他核大国达成新协议“限制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的条件。他正试图在谈判桌上强加他们在不同情况下已经实现的方案。

需要清除说明的一件事是:国际形势非常好!需要做的是政治领导,即在阶级斗争中应用国际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由贡萨罗主席做出普遍有效贡献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现实要求为新问题提供答案的创造应用。这也意味着同志们必须更多地思考才能回答这些问题。它需要在许多方面保持灵活性,同时在原则上要坚定不移。

天下大乱。形势大好!因为只有从大乱才能达到新的大治,必将如此。

贡萨罗主席演讲28周年万岁!

团结在毛主义之下!

向贡萨罗主席学习!

2020924

秘鲁共产党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核心

奥地利(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芬兰毛主义委员会

挪威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

美国共产党重建委员会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On Sunday those living at Camp Manoel Ribeiro in Rondônia and the Western Amazon, Brazil, celebrated the 1st month of the land taking. For this purpose the peasants organized an event that was also supported by peasants from other parts of the country as well as progressive intellectuals.